字級:
小字級
中字級
大字級

雙鳳組合的形紋設計

古器物學講座——漢代玉器設計專題(4)

雙鳳鳥的組合也是以單鳳鳥為基礎所做的進階變化,所要考慮的因素除了省工省料之外,還要顧及形制功能與整體造型的均衡,因此以「左右對稱」的形態居多。有的鳳鳥頭部彼此相對或相背,有的鳳鳥身軀分離或相連,當然,也有少數玉器突破對稱性的框架,以雙鳥相纏的姿態自成一格,本文即從相對組合、相背組合、分離組合、連身組合及相纏組合五項,說明它們的特色。

漢代.玉鳳紋柄飾:二個鳳鳥以頭頂相對、勾喙相連的型態,攀附在主體之上,形成相對式的組合。漢代.玉鳳紋柄飾:二個鳳鳥以頭頂相對、勾喙相連的型態,攀附在主體之上,形成相對式的組合。

一、相對組合設計

在雙鳳鳥的玉飾中,鳥首彼此相對的組合設計數量較少,主要是配合造型往內勾轉的需求而製作的。

例如圖一為漢代的玉鳳紋柄飾,此器分為上中下三部分,上端是長方形的凸榫,其內透穿一孔,與器柄相接;中間透雕二個鳳鳥,呈左右對稱的形態;下方透雕平頂尖底的瓶形物,使用時倒向套接在器柄頂端,即成為向上收尖的花苞或寶冠。

二個鳳鳥一左一右,頭部並排於凸榫下方,C形勾喙反向相連,頸部和身軀簡化為長條狀,一足往前伸出,足爪攀附瓶沿,翅膀向上揚起,尾羽採S形的曲線朝下勾捲,連接於瓶內透空處。

鳳鳥的形體大同小異,二者的差別之處在於冠羽。左邊鳳鳥的冠羽高高豎起,頂端分岔為展開狀,右邊鳳鳥的冠羽短而後傾,從短羽完整且無破損的情況來看,該處玉料本來就有凹缺,所以玉工在左右對稱的原則上稍做一些變化,也是依料施工的設計。

漢代.雙鳳紋玉篦:梳齒上方透雕一對鳳鳥,以反向對稱的型態構成相背式的組合。漢代.雙鳳紋玉篦:梳齒上方透雕一對鳳鳥,以反向對稱的型態構成相背式的組合。

二、相背組合設計

在雙鳳鳥玉飾中,彼此相背的組合設計數量較多,鳳鳥的形象從頭部、身軀到尾巴都採背對的姿態,並且順著器型彎曲而呈挺胸拱腹之狀。

例如圖二為漢代的雙鳳紋玉篦,此器將玉片切磨為半橢圓形,用細陰線分為內外二區,內區由外向內切割廿三道外深內淺的窄長形缺口,形成廿二根梳齒,外區保留半橢圓形的邊框,框內透雕雙鳳。

二個鳳鳥的頭部並排於中間,冠羽相連,勾喙向外彎轉,形成彼此背對的態勢,頸部微彎,身軀橫向伸展,尾巴垂捲於下方,足爪和翅羽也簡化為勾捲狀,與頭冠、鳥喙及捲尾相互呼應。

由於鳳鳥位於璜形梳背上,所以用斜轉式的S形拉長身軀,營造輕盈曼妙的感覺,是配合該處玉料所做的設計。

漢代.雙鳳紋玉飾:此器以系璧為中軸,二個鳳鳥分別居於左右兩側,形成分離式的組合。漢代.雙鳳紋玉飾:此器以系璧為中軸,二個鳳鳥分別居於左右兩側,形成分離式的組合。

三、分離組合設計

從功能上來看,雙鳳鳥玉飾大多作為組佩飾的組件或某件器物頂部的端飾,少部份作為玉梳或縫綴玉片上的裝飾,兩個鳳鳥的身軀可能分離或相連,尤其是與圓璧組合在一起時,往往採分離式的設計。

例如圖三為漢代的雙鳳紋玉飾,此器呈上弦月形,器身分為三部分,左邊是勾喙向外,頸部和身體彎曲為L形的鳳鳥,右邊也是一個勾喙向外,身體彎曲為反向L形的鳳鳥,中間則是一個內部透穿圓孔的系璧,三者以平均分配的狀態連成玉璜般的造型。

二個鳳鳥皆有小圓首和較大的勾喙,頭上冠羽向後傾斜,頸部略粗,與簡化的身軀做直角式的彎轉,其中一爪舉起於胸前,翅膀朝上捲起,短尾向下垂放,姿態頗為對稱。

雙鳳之間夾著圓璧,彷彿共同負載著圓璧飛行一樣,雖然整體的輪廓近似玉璜,但是三者的造型完整而獨立,且雙鳳並不相連,形成分離式的組合。

漢代.玉鳳鑲金柄飾:鳳首彼此相背,身軀向上彎轉、連成ㄇ字形,成為共身式的連體組合。漢代.玉鳳鑲金柄飾:鳳首彼此相背,身軀向上彎轉、連成ㄇ字形,成為共身式的連體組合。

四、連身組合設計

當雙鳳鳥與器形融為一體時,鳳鳥的身軀大多彼此相連,尤其在弧狀造型上往往連結為共身式的組合。

例如圖四為漢代的玉鳳鑲金柄飾,此器位於某件器物柄部的頂端,以“T”形凸榫和器柄鑲嵌,玉質部份呈橢圓形,二個鳳鳥居於中間,頭部渾圓,表面淺琢圓眼,勾喙輕啟朝外,以短小的冠羽相連為背對的姿態。

鳳鳥的身軀簡化為寬帶狀,由下往外迴旋而上,彼此連接為一體,形成二個鳳鳥共用一條帶狀身軀的組合,它們的翅膀越過身軀,向外延展,末端分成二束反向勾捲,為共身式的連體組合增加少許變化。

漢代.雙鳳紋觿:二個鳳鳥呈直立狀,頸部和翅膀互相交疊,形成相纏式的組合。漢代.雙鳳紋觿:二個鳳鳥呈直立狀,頸部和翅膀互相交疊,形成相纏式的組合。

五、相纏組合設計

除了相對、背對、分離與連身之外,有的雙鳳組合突破左右對稱的基本結構,以身軀相纏的形式出現。

例如圖五為漢代的雙鳳紋觿,此器包含二個鳳鳥,其中一鳥的頭部位於頂端,面向左邊,身軀往下垂放,足爪收於腹部前方,另外一鳥的頭部位於前者頸部前面,仰首張嘴與其相連,頸部向右彎轉,身軀和尾巴順著前者的弧度往下垂放。

從整體的輪廓來看,此器是以弧形玉料製作而成的,玉工打破橫向使用的常規,將其縱向放置為豎直的狀態,並依此器形規畫出頭上尾下的雙鳳造型,一方面運用S形的曲線營造輕盈的律動,另一方面透過頸部和翅膀的交疊產生親密的互動,使雙鳳相纏的組合顯得與眾不同。

漢代玉工以相對、背對、連身及分離之法作左右對稱的布局,或是運用平行與交疊的方式構成身軀相纏的樣態,都為雙鳳鳥的組合增加不少變化。下期將以龍鳳紋為題,介紹二種題材的組合設計。

 

我要留言

歡迎您留下聯絡資訊,我們將由專人與您聯繫

輸入驗證碼
TOP